长烟一空,啪叽

fever狂热

叶神生日快乐❤有幸遇到你,最了不起的你!

一个脑洞

孙哲平觉得张佳乐有点奇怪。

他开门进宿舍的时候,没开灯。张佳乐翘着腿收看荣耀新闻。光照到他脸上,白惨惨的。

怎么跑他这来了?孙哲平想。他俩顺理成章打了一炮。

张佳乐主动得不行,一个劲往他身上粘。热血上头就干得比较激烈。

第二天起来,怀里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饭堂里见到了张佳乐。活蹦乱跳的,一点不像一夜没睡。

特别奇怪。

当晚孙哲平回宿舍,打开门又是张佳乐。

他啪嗒开了灯,莫名其妙坐到了张佳乐旁边,莫名其妙地扯了会淡,孙哲平撸了把张佳乐的头发,忽然悟了。

张佳乐,你什么时候留的小辫子?

28年华的张佳乐嘿嘿一笑。

 

彼时百花刚刚起步,繁花血景的绝妙仅仅露了几次面,巅峰还未及。

彼时孙张两人刚谈起恋爱,要很久以后才会发现,世界上只有一人能和自己这样契合。

而28年华的张佳乐,身边已经空无一人。和孙哲平异地,忙里偷闲,厌倦,争吵,复合,厌倦,分分合合折腾了很久,一直到他复出进入霸图。

太累了,到最后彻底没了希望。

拼了命也想取得的冠军奖杯,最后是一次次失之交臂。何必呢,图什么。张佳乐自己也迷惘了。

无人能并肩。

但世界变了。他睁开眼,看见了百花的天花板。孙哲平走进来时,年少的那股子狂气能从眼睛里溢出来。

怎么偏偏放了手。

 

百花训练室经常摆着些绿色植物,有不少是张佳乐抱进来的。养眼。

正好是午休。训练室里只有一个张佳乐,头顶上是盆一抬脑袋能撞着头的吊兰。张佳乐心有余悸。缩着脖子跟屏幕里那个狂剑士PVP。

刀光弹影中角色id被切得四分五裂。字体倒还清楚。

再睡一夏。

他俩的聊天记录开了个小窗,竖在角落里。

他说你不要太执着。路很难走,你没有帮手。

张佳乐决定找孙哲平谈谈。

 

有什么可谈的。

孙哲平从原来的宿舍搬出去了。他试图一点点转变自己的战斗方式,好让自己的手能撑久一点。

冠军!冠军!冠军!

为这个红了眼睛。

然而结局那么让人措手不及,所有的努力都像是被抛到了奔腾的河流,绝尘而去。

北京的某个雾蒙蒙的早晨,孙哲平接到了百花的电话。

战队要乔迁,经理请他回去带走一些东西。即使时隔多年,百花依然尊重着他们的老队长。

站在宿舍门前,孙哲平打开了门。

时光像是被静置在这间多年弃居的宿舍,这个不断交织的世界中几乎被遗忘的一隅。

灰尘飞扑,阳光中这些白絮像是重又注入了活力。

张佳乐的身影在这一层层阻隔间显得有些飘渺。

他听到了声响,抬起头朝孙哲平笑。小辫子耷拉在肩膀上。

这个28年华的、没有拿过冠军的、独自一人飞奔的,张佳乐。

你居然还知道回来。

他笑着说。